粤财司歌:《我的梦想》
行业资讯
首页>资讯中心>行业资讯
我的“鞋狗”人生:和100万人一起摇号,月花10万买鞋

显微故事殷夕

发布时间:2020-09-23

年轻人是如何获得存在感和身份认知的?成为“鞋狗”或许是途径之一。

没有人想过,摇号买鞋的中签率,会比摇号买车、买房更低。

9月9日早晨,100万人在天猫上焦灼地等待抽签结果,他们只是为了一双NIKE球鞋。其中超过一半的人是95后。

从原本的小众圈子,球鞋近年逐渐走向大众消费领域,成为当代青年街头潮流的主流。

它正在成为一种硬通货,跻身投资领域,成为年轻群体追捧的身份标识和社交资产。

2020年之后,年轻人炒鞋的热情并没有消退。

今年3月,AIR JORDAN 3PETRO在天猫的抽签人数抽签人数达到92万。4月份,CONVERSE X FOG的联名款和AIR JORDAN 1的抽签人数,分别为39万和41万。

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买鞋的年轻人:

有的人收藏了200多双鞋,但却很少穿上它们;

有的人排队买鞋,但对炒鞋者深恶痛绝,认为这些人让自己失去了最爱的鞋款;

还有的人运气好得似“欧皇”,经常中签,但转手就溢价卖出;

他们说,鞋子里有真我,有梦想,还有黄金屋。

如果你了解那些收鞋子的人,就会知道,他们说的,或许都是真的。

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:

靠炒鞋月入十万

组团排队有机会成为欧皇

小刘  24岁  未婚  就职IT领域  北京

在2018年之前,我几乎没接触过鞋子收藏领域,更别提参与摇号买鞋了。

但今年4月的CONVERSE X FOG的联名款和AIR JORDAN 1在天猫上的抽签,我都抢着参与了。

我生活在一线城市,是个交房租、挣工资、吃外卖的90后。我每个月收入1万多,但花几千块买双鞋?没那个经济实力。

我和潮鞋的缘分纯粹来自运气。

大概在2018年冬天,我同学在群里找人帮他在Sneakers(一款运动鞋应用APP)上一起抽签。我那时也没事儿干,就打算帮帮忙。

那次抽的是Nike和Off-White 联名的The Ten。

那是我第一次抽签买鞋,居然中了。我买下这双鞋的价格是899元,后来溢价到4000至5000元。

我转手卖掉后挣了不少钱,挺开心的,就请我这个同学吃了顿饭。

尝到甜头后,我开始重新看待鞋子。也是从那时开始,我学着查资料、加微信群,了解鞋子的门道。

运气当然很重要,但了解不同发售渠道和抽签方式也是必要的。

一开始我也搞不清,不知道鞋子还有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。一双鞋的发售流程是先在一级市场摇号抽签,再去二级市场专卖,那里才是产生溢价的地方。

一级市场包括了NIKE天猫的旗舰店、全国线下门店,还有Sneakers,以及YY胜道、滔搏、锐利运动家等代理。

他们会以原价发售新款鞋,大多都是限量鞋,具体的发售数量不对外公布,所以才会出现很多人蜂拥购买的现象,还要通过抽签来获得资格。

抽签不只一轮,可能是线上加线下的两轮抽签。

所有人先在线上参与抽签,选出100个人获得参与线下抽签的权利。这100个人再去线下门店参与第二轮抽签,最终获得购买权利。

这样做或许是为了平衡鞋子销售的地域分布。有的人线上抽签中了,但线下抽签时间太急,异地则很难赶过去。

2019年,我线上中签后,要去沈阳线下抽签。

当时是冬天,在沈阳恒隆广场的NIKE专卖店门口,一大早就有1000多个人在等抽签,基本都是年轻人,还有带着孩子一起来的。

我运气不错,我是1000个人中奖的400人之一。刚中签,就有个鞋贩子过来问我卖不卖。

那双鞋是我的尺码,但样子我不喜欢,原价1299元,对方当场给了我9000元。

那段时间我都特别开心,这一趟挣了差不多一个月工资,让我有些膨胀。

一周后,我看到那双鞋跌到5000元,虽然我没任何损失,但我内心很触动。

如果我是那600人中之一,这趟不仅花了时间和钱,最后还扑空,现在又会是什么心情。

我们管运气好的人叫“欧皇”,我在的群里就有几个欧皇常在天猫上抽中鞋子,还经常炫耀他们中的签。

每次看到我就很酸,但我也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运气,而且这件事是否值得持续投入,我也很怀疑。

从2018年到现在,我当炒家赚了10万元左右,多的时候一个月收入1万元,少的时候有1000-2000元,但也不是每个月都有进账。

我不推荐别人来搞这个,现在场子里的人已经很多了,中签的概率谁也说不准,有点赌博的意思。

我基本都是通过二级平台交易,但没和买家见过面,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。

中签的鞋,除了特别喜欢的,我很少会留下自己穿。

溢价买鞋风险太多,对我来说,如果原价买不到,鞋再好看也不考虑。

如果我有一个亿,我也愿意溢价买鞋——不用排队摇号挺好的。

但现在,我的经济实力不允许我有这样的想象,钱还要留着娶媳妇呢。


我收藏了200双联名潮鞋

有了它,我不再是一个普通社畜

溜溜球  31岁  未婚  就职IT领域  北京

在我工作的地方,大家都穿得十分随性,我也是。

如果你看到穿着优衣库的我,脚上偶尔蹬着一双小白鞋,应该完全联想不到在我家里有一面墙,收藏了200多双均价5000元的联名潮鞋,其中有不少价格过万。

如果你对潮鞋有些研究,再仔细看看我脚上那双小白鞋的鞋帮,或许就能从一个小小的红色logo里找到蛛丝马迹。

但即便如此,你也依然猜不到我会在收藏潮鞋的这条路上,走了这么远。

我开始收藏鞋是在2017年底。与大多数收藏潮鞋的人不同,我关注到这个领域既不是因为喜欢篮球,也不是因为喜欢鞋。

那时的我年轻气盛,说白了是自我膨胀——我是公司里最年轻的总监,我想着应该在形象上做些改变。但转变形象不是为了炫耀,所以奢侈品不会成为我的选择。

在那时我关注到了潮牌,又看到了潮牌联名鞋,我一下子就被这些联名鞋吸引了——这不就是年轻人表达态度的方式么?

这些潮牌背后代表的是年轻群体的亚文化,跟主流品牌发生碰撞时会有很惊艳的结果,很有意思,就像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。

尽管潮牌联名鞋的价格不低,但它跟奢侈品不同,不是简单粗暴地把logo和产品结合,而是将品牌文化、故事和价值融进产品。

这就是我对品牌的价值需求,就像遇到了一个很懂你的人,让我一下就着迷了。

我这人一投入进去会很认真,所以刚开始收鞋的时候速度很快。

那时我一个月大概会收4至5双鞋,差不多一个月要花掉2万多块。

好在我的收入高,没有房贷压力,2018年上半年,我一个月能收十几双鞋,每个月在鞋的消费接近10万元。

但我也是名副其实的“月光族”,每个月90%的收入都用来收鞋。

现在我有两百多双鞋,每半年要请专业机构做保养,一年还要花5000元左右保养鞋子。

有一次我妈问我,你这行李箱多少钱?我说三万,我妈又指着我的鞋问,你这鞋多少钱?我说七千。

我妈撇嘴,“你这生活可真好”。我马上塞给她一万块钱,说,“妈,去逛街。”

我没指望别人能理解我对于品牌的价值认知,但只要经济实力允许,不花父母的钱消费,我愿意去追求我认可的东西。

对于我来说,收藏鞋并不是为了炫耀,也不是为了穿。

我家里有一面墙放着我200多双鞋,我给他们集体拍过一次照片,但单独的鞋我没拍过,也不想拍来给别人看,瞧,我有AJ呢!

说实话,AJ这鞋我也不会穿出去,因为脚感确实不太舒服。

对我而言,收藏潮牌联名鞋既是一种爱好,也是一个探寻自我的过程。

在三年多的收藏过程里,我慢慢发现了自己的兴趣点在哪里,也对自己的真实想法有了更多了解。

比如对于看不懂的鞋,我从来不会跟风收。

我记得Off-white主理人Virgil Abloh 和 Nike 打造的联名系列The Ten,将建筑学中的解构理念用在了鞋上,解构是指将揉合在一起的元素,砸开再重新组合。

这个设计我能看懂也认可,所以我愿意收。

除此以外,我还很关注鞋子的艺术性,我收的鞋子不一定都好看的,但一定有感官吸引力。

我经常会问自己,我为什么要收这双鞋?我觉得通过这种方式,能剖析自己的想法。

就比如开头提到的小白鞋,其实是Supreme和Nike旗下Air Force 1 Low联名款。

这款鞋子看起来很普通,只是在后帮做了一个小红色logo,却溢价到2000多元。

我为什么买更贵的联名款?我既希望自己能融合在人群里,但又希望有细心的人能发现我的不同,想让人看到我穿了一双与众不同的小白鞋。

收藏对我的意义,不单纯是收藏带来的乐趣,而是提醒我,虽然我是个每天忙碌的社畜,但我仍旧有自己的追求。

不过,我现在收鞋的频率下降了。随着墙上的鞋子增多,我也意识到收鞋这背后更是内心的积累。

解读一双联名鞋背后的文化和故事时,我能积累知识,优化思维方式,还能当作案例用在工作中。这也让收鞋从量变飞跃到质变,更有价值了。

我有90%科比系列球鞋

最痛恨炒鞋党但无可奈何

小七  24岁  未婚  就职水果贸易领域  深圳

我开始收藏球鞋是因为科比。

我收藏的第一双球鞋是科比第七代的紫金鸳鸯,也是所有科比球鞋系列里我最喜欢的一双。

2019年底,科比来深圳参加中国男篮的抽签仪式,那天我特意当时穿上了他的球衣和这双球鞋去现场。

在那之后不久他就出了意外,这次见面的意义对我来说变得更重要了。

我从上中学就喜欢球鞋,那时候同学穿了一双NIKE的球鞋,让我印象特别深刻,就是那双鞋把我带进了新世界

不过上学时候经济不独立,没能力收藏。2018年我工作有收入了,终于靠自己的力量玩鞋了。

和其它人不一样,我玩鞋不仅狂热,还有自己的玩法。我收藏的80双鞋里,都是靠自己摇号、排队买来的,很少会溢价购买。

这两年多时间里,球鞋抽签、摇号我参与了100多次,最近一次是在天猫上摇号买鞋,中了的鞋子都留在家里,也很少会转卖。

有一次在号称亚洲最大的AJ店里,我中了一双鞋子,还没付完款就有人问我要不要转卖。

他们给的价格很诱惑,但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这个鞋子现在还留在我的鞋墙上。

2019年是我玩鞋特别狂热的时期。

有一次,我排了3天2夜的队,不离开、不洗澡。当时发售的是耐克和陈冠希合作的CLOT x Nike Air Force 1 PREMIUM空军一号。

发售地在香港上环,有好多人跟我们一样提前来排队。那附近有个街边公园,我们一行7人找了纸箱子撕开铺坐在地上,坐了3天2夜。

那天本应是先到先得,但来的人太多,主办方临时改成了生死签,最后我们7个人里只有2个人买到了。

我当时挺受打击的,觉得自己身心俱疲。在那之后,我再没长时间排队买过鞋了。

我不能接受溢价买鞋,在我看来,只有参与摇号、抽签的过程才能增加我收藏球鞋的体验感。

我的收藏也大多集中于科比球鞋系列,相对于主流的AJ系列来说,在前两年科比系列的性价比还是很高的,收一双AJ的价格可以买两双科比系列。

科比球鞋系列的90%我都有,除了你能说得上来的平台,我还在天猫上摇号抢到过几双。

今年以来,天猫也成为年轻人摇号买鞋的阵地之一,参与人数动辄30万,最近一次已经破100万,中签率比杭州摇号买房还低。

和其它玩鞋人不同的是,别人最贵的单品可能是限量款,我的基本都是签名款。

毕竟玩鞋的目的不同,我是因为喜欢篮球和科比才走上这条路的,更像是粉丝,不是收藏家。

我还结识了不少因为热爱篮球玩鞋的人。

2019年,我们组建了一个不到30人的非营利性质小团队,通过自媒体来宣传球鞋文化,也举办过鞋展,但是只展览不售卖。

那场鞋展在深圳的来福士广场举办,当时我们受AJclub的邀请,团队里20多个人都把自己的藏品都拿来展出。

我们团队里的每个人都是真心热爱球鞋。遇上下雨天,我们会买个鞋套把鞋子保护起来,如果雨下得很大,干脆就把鞋子脱下来打赤脚走。

只是我们这种热爱还是力量太小,没有影响到很多人。

2019年也是球鞋市场最浑浊的一年。那一年球鞋市场很多新人入场,他们大多都冲着利益来。

我估算那年市场上参与摇号买鞋的人有75%都是倒手售卖赚钱的,真正因为喜欢来买的很少。

他们很少关注一双鞋背后的故事和承载的精神文化,看中的高额利润回报。

确实,球鞋的发售方式很简单,进入门槛很低,他们拉上自己的朋友一起参与就能增大中签概率,久而久之就成了体系。

对于我们来讲,这是致命的打击。他们的入场让我们这种原本为了热爱而买鞋的人,越来越难买鞋。

比如刚过去的“曼巴月”,很多复刻版科比系列球鞋集中发售。原本价格还算正常,但因为年初科比去世,这个系列被炒得火热,想收鞋纪念的人不得不去竞争摇号。

摇不上号,要么溢价购买,但又觉得助长了这种风气。不溢价买,又很舍不得,心里失落。

我现在每天除了工作,大部分时间都用在鞋上,我常会摆弄鞋子,常穿着自己喜欢的鞋子去外景拍照。

看着自己收藏的鞋摆在墙上,我会想,如果经济实力允许,我要把科比系列的球鞋收全。

对我来说,没有比这更满足的吧,但这只是幻想,真的很难实现。